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农工党省委 > 湖南农工> 湖南农工

血战湘西迎解放

发表时间:2012-07-18 11:01  来源: 作者: 点击:5480次

 

中国农工民主党自1930年建党以来,在政治上坚定地站在中国共产党一边,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这已为众所周知,但是,在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中,农工党在中共的领导下曾组织和领导过一场遍及七个省市的武装斗争史,却鲜为人知。一九四八年九月,农工党在香港举行的中央扩大会议通过的《政治决议》中指出:“本党应加紧团结南京统治区的农工平民大众与解放军并肩进行坚决的革命斗争。应放手发动人民参加武装,组织武装…我们必须尊重中共战友,按照实际需要,统一指挥,巩固合作…。”会后委派了一大批既谙悉军事又勇于献身的高级干部奔赴祖国的东西南诸省市组织武装革命。不久在上海、浙江、江西、广东、广西、四川、湖南等省市(湖南省包括湘西、浏阳、长沙等地)农工民主党领导的武装部队纷纷建立。他们浴血奋战,前赴后继,频频打击蒋匪军及地方反动武装,有力地配合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行动,为祖国的解放事业贡献了我们的血和肉。

因篇幅有限,此处奉献给读者的仅是我省“淑沅辰人民解放总队”的一部分战斗史。他们最多时曾达三千余人枪,与国民党反动派血战十余次,摧毁了白崇禧、黄杰在湘西精心培植策划的反共“人防长城”,为湘西的解放事业尽了最大的努力。解放后因“左”的原因,他们长时间蒙受冤屈,一些人被错误关押,一些重要的人甚至被错杀。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恢复了一段历史的真面目。中共湖南省委及农工党中央都曾先后发文为其平反昭雪,肯定了他们的历史作用。

武思光危难时受命回乡    倾家财拉队伍建立武装

四八年九月,我党中央监察委员、中央特派员武思光受命由香港回湖南溆浦老家组织武装。

武思光生于一八九六年,湖南溆浦县低庄人。早年毕业于国民党陆军大学,曾任过师长、中将参谋长、军政部军官大队长等职。四一年加入农工民主党,与李济深、章伯钧等爱国人士交往很密,靠拢共产党。四六年他曾策划组织了六百名将官前往中山陵哭陵,借名哭祭孙中山先生,实则痛责蒋介石反共卖国。这一“哭陵事件”震动全国,因而遭到蒋介石的通辑迫害。从此他脱离了蒋政权。武思光自香港出发后独自一人,乘船抵南京转火车至长沙再转汽车赴湘西。一路上风尘仆仆,于四八年十一月份回到家乡,正式开始了组织武装力量的活动。他秘密成立了由武文元、武德章、朱元陶、刘继明、武长城等人组成的反蒋临时领导小组,决定以低庄为基地,就近在低庄、花桥、明牌、朱湾四乡发展基本群众,成立四乡联合办事处,分别由武强、李培旦、张维新、周旦生负责,由武思光任办事处主任。办事处的主要任务就是建立武装队伍。武思光倾其个人全部家财,雇请锻工,日夜赶制马刀、戈矛、短匕等兵器,还浇铸“猪仔炮”,购置火药等。同时积极动员现有武装倒戈反蒋,武强当时为低庄乡乡长,他率乡警队百余人枪全数倒戈,朱元陶率领其策反倒戈的警察所向逢养部枪五十余支,机枪一挺和王悠然、王楚伟随同周旦生人枪五十余支一起加盟,另在四乡搜集民枪等。一切就绪之后于四九年四月四日“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正式宣告成立。武思光任司令员,武文元任副司令员、刘继明任政委,下设参谋、政治、军需、副官四处,直辖四个团、一个政工队、一个大刀队,三个警卫班。四月五日司令部派人四处张贴布告,阐明起义宗旨:推翻蒋政权,迎接解放。总队的成立宛如一声惊雷震响了整个湘西,预示着湘西人民的奋起。

吉家湾初战告捷,刘营长不幸捐躯

四月二十五日凌晨,我部二团一营营长刘士康正带一个排,携步枪十余支,机枪一挺在远离基地的吉家冲富家坐催军粮,被敌军发觉,敌石玉湘部驻花桥蔡和保安团一个加强连向我龚来,当哨兵发出战斗信号后,刘营长随即率全排抢占村口通道要隘。敌持人数、武装大大优于我,一抵村口便乱枪齐发,猛扑过来,妄图一口吞掉我部后夺粮而去。刘营长沉着冷静,按兵不动。待敌人扑至阵前,刘营长亲自端起机枪大喝:“开火!”一边猛扫,敌遭此突然袭击,转头逃窜,扔下了五具尸休。刘营长率战士手持步枪、大刀长矛追出百余米,旋又撤回村口原地固守。敌首轮进攻失利后,不敢贸然硬冲,仗着人多火力强,在三挺机枪掩护下,多次摸索着向我阵地进攻,均遭我军阻击,战斗一直僵持到中午。刘营长打了大半天恶仗,唇干舌燥,正仰头喝水之际,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英勇牺牲。正在此时,我总队增援部队赶到,掩护我部安全撤出。吉家冲遭遇战我以少胜多,初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锻炼了我军队伍,但却失去了一位毕于体育专科学校,辞去长沙中学教员之职,献身我国民主自由解放事业的优秀指挥员,总队全体指挥员无不悲痛惋惜。

马辔市突围成功,“猪仔炮”大显神威

四月三十日,“总队”根据中共湘中工委的布置,为响应桃源起义军,攻打常德,迎接解放军胜利渡江南下,武司令决定挥师东进,进驻益阳,威胁长沙。命王悠然、周旦生团辖配直属张维新大刀队担任左翼,从潭家湾出发,由黄溪湾抄马辔市后路与后翼主力会合。武思光司令员则亲率刘士晓团、李培旦团等主力为右翼,直插烟溪,下马辔市与左翼会合后进入东坪待命。当我右翼部队按原定路线浩浩荡荡开进马辔市区时,突然陷入了蒋介石79军一个军外加省保安团的层层包围之中。当我军发现陷入重围后,武司令立即部署兵力选择地形进行抵抗。眼前的敌军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兵力数十倍于我,在一陈密集的炮火与枪声消逝后,四面传来投降有赏有阵阵狂叫,喊声过后又是一阵炮火枪声,又是叫降,如此者再。却始终没有发起强攻。武司令紧急召见各位指挥员,分析道:一是敌军尚未模清我军底细,不敢贸然进攻,二是仗着装备优良妄图以炮火压我就范。武司令果断命令部队集中一切重型武器向奎溪方向突围,冲出包围圈后同左翼部队取得联系。各指挥员得令后,迅速调集30门“猪仔炮”向着奎溪方向猛轰开路,猪仔炮每发可装两斤硝药、半斤铁丸,占火后炮声如闷雷,铁丸如骤雨,散布面大,触之非死即伤,一轮炮响,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机枪手集中火力掩护,士兵们大刀长矛开路,杀声震天,迅速跳出了包围圈。左翼部队得知右翼被围的消息后,随即在奎溪坪布防,掩护主力后撤。敌79军和保安团部追至奎溪,发现我军已有接应,遂仃止了追击。是役我部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幸喜武司令指挥得当,战士们勇敢拚杀,竟无一人死亡,但挂彩者不少,两位副官被俘。

东进未成,总队退回溆浦黄溪湾进行整顿同时积极筹措军需,准备新的战斗。

峨子脑激战犹酣歼敌整连,舒营副只身断后大义凛然

五月下旬,敌石玉湘、贺幼农率五个团,外加直属队,号称两个师五千人枪秉承白崇禧的“人防长城”的布置,直奔我临地根据地,妄图一举消灭武思光这支部队。我军经短暂休整,斗志旺。得知敌部进范,早已埋伏妥。当贺幼农部一个先头连的冲锋队踏进我包围圈,我制高点机枪火力立即切断敌后继部队前进方向,对准圈内敌人,“猪仔炮”、抬枪、土炸弹等一阵猛烈轰击,令人惊魂甫定,随后我直属张维新大刀队猛扑冲进敌阵,刀光剑影,杀得敌人四散纷逃,尸横遍野,在极短的时间内全歼贺幼农一个整连。贺部损失一个连后,依仗兵力众多,用密集火力稳住阵脚,不肯后撤。阵地前硝烟弥漫。为迫使敌军后撤,武司令命令李培旦团一营出击。一营营长高佩南、副营长舒之清身先士卒率领全营以土炮开路、机枪掩护,向敌右翼猛扑。敌以机构阻击,舒副营长以神枪手著称,一枪击毙敌机枪手,随即扑上夺过机枪反身猛射,全营战士见状奋勇向前,枪刺刀劈,敌军纷纷溃逃,追击中舒副营长左腿中弹负伤。反击成功后,高营长亲背舒副营长返回阵地,此时,敌二线部队反扑过来,情况十分紧急,舒副营长几次要营长放下他,营长坚决不肯,舒副营长为了部队的安全撤出,强行从营长背上滚下来,喝令同志们快撤,自己抱着机枪猛扫,只身掩护,直到弹药耗尽,被冲上来的敌军刺死。而全营战士得以安全撤回。这位出身贫苦、英勇善战的副营长,为了家乡的解放永远长眠在这崇山翠绿之中。这次战斗前后打了五个多小时,给了敌人以重大的杀伤,石玉湘见讨不着便宜不得不撤兵。

夜袭八方头捣敌总巢,壮士张在义惨死祭坛

峨子脑歼敌战后,“土八路”解放总队名声大振,是时又有张孟夏部加入总队,被编为第五团,沅陵站谌振兴带回伪专署李容光分队和张家坪地方武装李超阁、李健献加入编入第六团、“总队”人员增多,力量更加壮大,经常以团为单位出没于安化与溆浦之间,对分散敌部以出其不意的袭击,迫使敌人龟缩集镇,不敢下乡骚扰。武思光司令员经过审慎考虑,决定于六月十九日派轻装晚龚八方头贺幼农司令部。当日晚,我部以直属张维新大力突击队,担任捕捉贺幼农的使命,傍晚便从胡家坪出发,连夜行军,拂晓抵达低庄。而李强团随后出发担任掩护,刘士晓团等负责接应。张维新大刀队凭着人地两熟之利,趁着黎明前的黑暗,绕开低庄直奔贺幼农师部驻地八方头。他们悄然摸到司令部前后门,砍死卫兵六人,此时武明秀警卫连赶到,架起“大猪仔炮”,装满火药20斤,弹丸5斤,轰倒敌师部侧面敌团部砖墙,战士们冲入敌师部团部,不到半小时,杀敌15名,伤敌无数,缴枪五十余支,被杀敌中有贺幼农侄儿上校团副贺×。张维新率队冲进师部门后直扑贺幼农睡房,可惜贺已逃遁。此役我部出奇制胜,突击大获成功,贺幼农惊恐万分。战斗中我部战士张金生、张菊生、舒老伍、周长宽等人牺牲。战士张在义在撤退时因伤被俘。贺幼农为了给侄儿报仇,丧尽天良,将张在义脱光衣服,四肢捆绑,伏卧贺×灵前,用铁钉钉住脚板和手掌,背上用刺刀扎出五个眼孔,屁股上插上松毛,点上香烛当成猪祭。壮士张在义遭此凌侮大辱,混身流血但骂声不绝,最后被割头洒血惨死祭坛。消息传来,我军全体指战员悲痛万分“人人切齿,更加坚定了革命到底的决心。

配合解放军战斗,总队榆树湾改编。

八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前进指挥所已挺进到东坪益阳县,和我总队接上关系。我伤员全部转入解放军野战医院治疗,并赠送我部大量弹药,接着又派来政工廿余人帮助我部工作。接着解放军一一三师进驻东坪,按四野前进指挥部命令,我总队由一一三师阎永让团长直接指挥,并全部佩带“中国人民解放军“符号,武器弹药全部由一一三师配给。此时,我总队战士个个欢欣鼓舞,纷纷为解放家乡请战,士气十分高昂。八月廿五日阎团长指示我部配合解放军主力沿烟溪公路进军,监视潭家湾之敌,设法摸清低庄敌情。我部在水隘遇上敌石玉湘部的张楚胜营,敌不堪一击,溃不成军,我俘九名,缴枪九支。八月廿八日群众密服敌戴丹元一个营移驻溆浦岩湾祠堂,我部一个加强营急行军包围了岩湾祠堂,摸掉哨兵后,直扑祠堂,二百余敌军从酣睡中惊醒皆成俘虏,戴丹元也同时被虏,我不花一枪一弹,全歼敌二百余名,缴获马克辛式重机枪三挺,其它枪支百余支,打了一个漂亮仗。九月十八日,我部一举攻下溆浦县城,打死敌官兵十余人,活捉五十余人,为不让敌人喘息,我总队一直追击至大江口,九月底,我部移至岩家垅。柳溪一带,逼近贺幼农部,因革命形势日益明朗,蒋介石军事上彻底灭亡已成定局,加之贺部士兵大多是本地人,全们不愿再为反动派卖命,在短短的时间内官兵纷纷向我缴械投降,贺部渐渐被瓦解。大特务王松太在大搜捕中被我活捉,罪大恶极的贺幼农逃离溆浦,在新化县境内被捕交政府镇压…我部在解放军统一指挥下清匪征粮,策动敌伪倒戈,争取了黔阳县自卫团杨荣耀团长率部投诚,上缴长短枪支990支…

湘西解放后,迎接全国解放的我党武装斗争的任务已胜利完成,统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民主党派,解放后不需要再单独拥有武装力量。四九年十月,“总队”报请湘西军区要求改编,十一月奉命开赴榆树湾,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一四0师四二0团独立营,任命李培旦为营长,谌振兴为副营长,黔阳唐彪、谢登棋部也同时改编为四二0团二营。改编时我总队为589人枪,黔阳部30人枪,改编后独立营又参加了几次剿匪战斗。一九五一年随四十七军赴朝,参加了震惊世界的抗美援朝战斗。

一支有浓厚政治色彩的革命武装

武思光是一个具有很高军理素养又清醒政治头脑的人。在组建总队的同时,武注重了军队内部政治建设,他吸取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经验,有选择地在部队中发展农工党党员,总部建立了以武思光、武长诚、谌振兴、朱元陶等人组成的总队农工党支部委员会,在每个直属团队成立了农工党小组,在近一年的斗争中发展了农工党党员近二百名。据现在能查到的入党申请表即有166份。其中学生占54%,公教人员14%,军干校11%。工农商21%。这些人有着较高的文化层次,60%以上是中学学历。部队中有这样一批骨干力量,加之武思光从严治军,以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准则整伤部队,部队中一些人动机不纯或旧习未改,凡违犯军纪者,武思光严惩不贷,杀一儆百。武思光前后处决了三名(其中一名是武的亲戚)严重违纪者,令全军肃然起敬,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使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上一篇:朱宜风在长沙、浏阳的活动

下一篇:武思光传略

首页  农工简介  参政议政  新闻动态  地方信息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南省委员会  技术支持:千度网络
湘ICP备05019475号